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随笔 > 教学随笔 > 沉下心来做学问

沉下心来做学问

时间:2015-06-26 16:54来源:太阳集团贵宾会点击:

阅读学生的《课外阅读卡》时,我明显地感觉到,那些关于心灵关于道理的书籍和写作,显得那么无聊!而当我阅读到孩子们写的《红楼梦》《史记》《水浒传》《唐宋八大家》等书籍的读后感时,我觉得一种厚重的历史感和厚重的学问感便油然而生,觉得这些书里才有真正的乐趣,其他的则显得浮躁和多余,犹如我浮躁的心情般。而当我的心沉静,我便也像是一本厚重的学问书籍。
关注国学有一段时间了,虽然说还没有进入系统学习的阶段,但至少已经非常感兴趣了,对于古典文学确实有了兴趣,能够拿起来就阅读。另外,还有书法、绘画类的书籍最近看得也比较多,有了一点入门的感觉。尤其是看蒋勋的书,视频,音乐,可以说对我来说便是一种兴趣的引导。他是美的宣传者和化身,我从他身上几乎可以了解到一切艺术的基本知识和审美能力,在介绍美和艺术的时候,当然也不可避免地要介绍历史背景,这让我这个“史盲”也有所进步。优酷网上有他的“殷媛小聚”这个栏目,就是他的专题讲座。我从中了解了宋代画,尤其是南宋亡国之前那个时期文人画的特点。蒋勋能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亡国”,比如他说到宋徽宗,那是一个艺术家,画家,他虽然亡了国,但是他却成就了艺术。而且他在评价南宋文人画的时候,他说那些长在山崖边的小树,都是抖擞着往上长,这种虽然在艰难的环境中依然能勃发生长的内在的生长,是南宋在经历过北宋的繁华之后的沉淀,是一种沉静的生长状态,他们更多地在关注生命,而不只是一个朝代的灭亡或存在。我通过他的讲解,仿佛看到了虽然即将亡国但却无声无息地生长着存活着的人们。我仿佛看到了陆游,看到了普通人民,看到了一种默默成长的柔韧的力量。
前一段时间看中央9套的《失落的瑰宝在东瀛》这个栏目,我也看到了印象中不一样的日本。印象中的日本工业化,匆促的生活。但是从这个栏目里我看到了日本的另一面——他们对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的敬仰,甚至可以说是顶礼膜拜。这让我也不由得对中国文化肃然起敬,尤其是中国的书法艺术。王羲之在日本有真迹,在中国却没有。日本人把王羲之的作品都当作神灵来膜拜,来白描,来珍藏,来复制,复制技术竟然可以以假乱真,连中国博物馆的馆长都不得不把大量珍贵作品的复制的工作交给他们来做。还有我们国家当初不被认可的禅宗画师,也成了他们最为顶礼膜拜的宗师。我们在保护文化方面做得太不够了,日本人的这种态度,会令我们反思。对我而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教师,我自己对中国文化的重视程度就远远不够,所以我需要让自己认真地来对待中国文化,传承中国文化。
突然觉得,“学问”和“文化”仿佛成了我现在最为亲密的“情人”。有了“情人”的我,对情人以外的事物再也不愿关注了,心思全在情人身上。而且最为奇妙的是,外在事物影响不了我了,我淡定了,从容了,安心做自己了。不再恐惧怕死,也不再羡慕他人,而是安稳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或者去教室上课,或者呆在家里看书练习书法。不再急着要出去,要去旅游,要去会友,我可以安定下来了。这一切,只因为我的心里有了情人,我喜欢的情人。而这个情人也恰巧很爱我,我们俩可以谈情说爱,可以互相挠胳肢窝,可以嬉戏,而无论如何玩,开玩笑,我们都只有友好和开心,绝没有闹别扭或者恐惧。我们可以公开地谈情说爱,不用害怕被谁发现,不用躲躲藏藏,想怎么爱就怎么爱。
我的“情人”是浩瀚的,我这辈子都研究不完,参透不了,他有足够的内涵供我发掘,足够的深度供我一点点探索。我又是很专情的人,很难移情别恋,因此,我可以用我的余生来跟“文化”谈一场轰轰烈烈的马拉松式的恋爱,他会滋养我的人生,我会报之以激情、爱慕、继承与传扬。我的情人的好,我会记住。这是一个让我非常舒服、愉悦的情人,此生有他为伴,便无所畏惧。以后,每当夜晚来临,每当恐惧来袭,我知道我是被他爱着的,他会安慰我、抚摸我、拥抱我。我知道他经历的沧桑,他无声的诉说,他走过的磨难和病痛,但他依旧顽强地存活了下来。像石鼓文,像王羲之的作品,虽然历经磨难,但因其价值的光辉灿烂,所以会被人们和神灵佑护,死亡和绝迹倒变成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了。 本文来源太阳集团贵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suibi/jiaoyu/18773.html(责任编辑:topbys.com)

太阳贵宾会网址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