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随笔 > 教学随笔 > 随笔明月装饰了我的窗,我却没有装饰别人的梦

随笔明月装饰了我的窗,我却没有装饰别人的梦

时间:2012-03-26 22:50来源:太阳集团贵宾会点击:

天下雨,撑着雨伞,在三街遇到一位以前的学生,现就读于某大学四年级,在苍南某中学实习。她抬头看我时,一脸羞答,感觉她还是原来读职业学校的那个样子。她还说:“老师,你还在政教处吗?现在与你讲话都是怕怕的。”那时的我是政教处主任,整天面对的是二千多个职业高中学习不认真而“玩”得动真格的学生,每天都拉着脸,感觉“谁都欠我三百元”。夫人说我哪一天笑了肯定要下雨。
好多学生对我敬而远之,她的所谓“怕怕的”是再正常不过了。
想起了,她虽然来自乡下,虽然由于家庭的变故使她一贫如洗,可是她还是那么好学那么优秀,哪怕缴不起学费,哪怕她午餐的钱都没有,她都没有低下自尊的头颅。在班主任、在学校的帮助下,她以最好的成绩上了一所不错的学校。
大家都非常佩服这个不屈的女孩,我也一样。
如果不是今天雨水中偶然相遇,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淡忘了她。而今天的偶然又使我想起了她曾经给我写过的一封信,一封她上大学之后的二00二年给我写的信。完整地抄录如下:
林老师:
      您好!我是去年刚从学校毕业的一名学生,可能您还知道我吧,我是陈……是99级的学生.
今天我是怀着十分惶恐也十分害怕的心情给你写信的,惶恐老师会用怎样的心态来面对,害怕自己是否真的有心理变态.
我进大学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对这里的环境熟悉很快,虽从未住过校,但还是十分从容的适应了。
在我读初中时,我的父亲由于某种特别的原因没有与我们生活在一起,生活也因此贫困交加,应该说贫穷的孩子早当家,可是我自己感觉没有丝毫早当家的迹象。从来就没有懂事过,智力好象停留在三四岁的样子。不懂得体谅母亲的辛苦,和家庭的困苦,只顾自己的学习和生活,也就是自己很自私,并且这期间,我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心理,我十分敏感和猜疑,不管身边的人怎样总会想入非非,抓住他语言或行为的某一点,甚之是不经意出现的缺点就疑惑他怎样怎样的。
不知老师能否理解我的这种心理,也就是自己曾有过的一种“下流”的想法,于是当有人做了一件与我的想法有点相似的事,我就会用这种想法去评判他,想他的下流,于是我不信任任何人,也没有何任人相信我,我成了一个孤独的人,可是我的内心又向往独处。
我觉得自己很下流,做什么事都偷偷摸摸,不愿意被人发现,我的心胸狭窄无比,对任何人说的话,都会深入研究,比如在寝室里,做了一件错事,说了一句错话,然后就觉得他们肯定说我的坏话。
我真的好害怕,自己是不是变态,因为我觉得自己压力很大,处处小心翼翼,以前在家中,也是时时小心,生怕自己错了让人觉得自己笨,在寝室里更是如此。
还有,我在校学生会里竞选时脱颖而出,面试后,学生会的人员打电话通知有否录用,而每当接电话时我就会很 “做作”,讲话很“拍马屁”的那种,声音也变的很附和——总之一句话,很俗,很拍马的那种话讲电话。
后来我通过了面试,但却因此招来了室友的不平。她们说我讲话很价级(比如,叫某个部部长叫??长官……)跟别人做作的套近!我不知该怎样讲话了,也不知如何协调好同室友的关系,真的好害怕、好大压力、也好恐惧,每天哀叹一直流泪,又不好放声哭出来……
(可能是因为自己很早的就接触过社会的那种……,自已也随之变的世俗,但一方面又很幼稚,无法承受室友们那种看法以及对我的冷淡!)
我该怎么办,我好苦恼!期待您的指导,哪怕一点!
                                            
这是一封四年前的信,我一直保留在自己的抽屉里,与我认为最珍贵的信件放在一起。今天,2006年3月7日把它打印出来,挂到了网上。至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一直没有给这位女孩子回信 。
因为感觉自己一直很忙,本校学生的问题也没有办法回答,哪有时间给远在天边的别人的学生写信。讲得难听一点哪怕出事了,也不是林甲针的事。
还因为面对一封这样的信,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才能让她满意。
再因为凭我当时的认识,我不知道这位学生到底是什么问题。
于是就不能满足“期待您的指导,哪怕一点!”
哪怕一点!?我可是连一点点都没有给,只言半语都没有给。
这几年,每次打开抽屉,看到那一封某大学的信封,我就想到一个艰巨的任务没有完成---没有回信。
没有回信的日子里,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今生今世不要再遇到这个女生了,或者见到了装作不认得这个女生。
可是今天,与她相遇了,却是她主动与我打招呼的。我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那一封诉说着属于她自己的一段心路秘语,或者她是否相信我从来没有收到这封,也许不管我回信还是没有回信她都是坦然的。 本文来源太阳集团贵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suibi/jiaoyu/1055.html(责任编辑:topbys.com)

太阳贵宾会网址2007